类案检索报告 | 《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的案例检索报告》

2022-09-15 来源: 浏览:36
【案情简介】
一、检索目的
(1)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是指只有一个自然人股东或者一个法人股东的有限责任公司,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如何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财产?
(2)审计报告能否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财产?
(3)股权转让后,股权转让方是否需要对转让股权之后产生的债务承担责任?

二、检索工具
北大法宝

三、检索关键词
“一人公司”“有限责任”“财产混同”“未实际经营”“无审计报告”“执行异议”   

四、检索时间
2022年8月22日

五、检索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2021.1.1施行)第四百九十条 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当事人均签名、盖章或者按指印时合同成立。在签名、盖章或者按指印之前,当事人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时,该合同成立。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合同应当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当事人未采用书面形式但是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时,该合同成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 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条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自己的财产,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股东为被执行人、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六、检索案例
(一)最高院案例
案例一:东莞市世纪五金工具科技有限公司与洪健等计算机软件开发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最高人民法院(2021)最高法知民终587号】
裁判要旨:
本案的核心争议在于自然人股东洪健能否证明其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独立,若不能证明,是否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围绕上述争议焦点,人民法院做出的裁判要点如下: 
第一,世纪五金公司未将合同义务全部转移给品推公司。本案中,世纪五金公司未在《网站服务合同书》上签字或盖章,《网站服务合同书》尚未成立。另外,《网站服务合同书》约定的内容仅涉及网站迁移与服务,并无软件开发相关内容,且草莓公司、世纪五金公司与品推公司均确认该合同没有附件,草莓公司亦未与品推公司签订后续服务协议。因此,《网站服务合同书》并未实际履行。
第二,洪健应对世纪五金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世纪五金公司系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洪健是唯一股东,草莓公司所支付的合同款项亦是汇至洪健个人账户。根据《公司法》六十三条,洪健应当就其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承担举证责任,但在一、二审期间,洪健均未有效举证,应当承担不利后果,应当对世纪五金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案例二:案例索引:案号:(2017)最高法民终569号;裁判日期:二O一八年七月十三日。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从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法人人格否认的构成要件看,新力公司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北部湾港股份公司系其唯一股东。本案一审中,北部湾港股份公司已提交《专项审计报告》证明其与新力公司财产相互独立,不存在混同,且该证据与新力公司年度审计报告等在案证据相互吻合,北部湾港股份公司已完成相应举证责任。本案在案证据足以认定相关事实,无需进行鉴定,故本院对瓮福国际提交的鉴定申请不予支持。公司与股东分别制作的相互吻合的审计报告,能够相互财产独立
案例三:李利与天津德威涂料化工有限公司船舶物料和备品供应合同纠纷一案再审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申2416号】
裁判观点:
如果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出现财产混同的情形,该一人公司股东转让股权后,其连带责任不因股权转让而消灭。但如果该股东能够证明其作为一人公司股东持股期间的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个人财产,则无需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二)典型案例
应高峰诉嘉美德(上海)商贸有限公司、陈惠美其他合同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2016年第10(总第240)
裁判观点:
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之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上述法律规定要求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将公司财产与个人财务严格分离,且股东应就其个人财产是否与公司财产相分离负举证责任。本案中,陈惠美提供了上诉人嘉美德公司的相关审计报告,可以反映嘉美德公司有独立完整的财务制度,相关财务报表亦符合会计准则及国家外汇管理的规定,且未见有公司财产与股东个人财产混同的迹象,可以基本反映嘉美德公司财产与陈惠美个人财产相分离的事实。应高峰认为上述证据不足以证明嘉美德公司财产与陈惠美个人财产没有混同,并提出如下异议:审计报告未反映本案诉讼情况;嘉美德公司一审中提供的银行收支报告反映,应高峰投资后仅一周,嘉美德公司就向均岱公司转移了96万余元,包括发放均岱公司员工工资等。法院认为,我国公司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意在限制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采用将公司财产与个人财产混同等手段,逃避债务,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因此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前提是该股东的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出现了混同。然而从本案目前的证据材料可以看出,嘉美德公司收到应高峰的投资款后,虽有部分用于支付均岱公司的员工工资及货款等费用,但是,根据双方投资合同的约定,应高峰投资后,均岱公司的业务将全部转入嘉美德公司,因此均岱公司的业务支出与应高峰的投资项目直接有关;这些费用的支出均用于均岱公司的业务支出,并无款项转入陈惠美个人账户的记录,而审计报告中是否记载本案诉讼的情况也与财产混同问题无涉。因此,应高峰提出的异议并不能反映嘉美德公司财产与陈惠美个人财产有混同的迹象,不足以否定上诉人的举证。陈惠美的上诉理由成立,一审判令陈惠美对嘉美德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不当,应依法予以纠正。
(三)地方裁判案例
重庆奇谐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常某等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上诉案
裁判观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条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自己的财产,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股东为被执行人,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首先,根据福州仲裁委于2018年9月26日作出的[2018]榕仲裁字第280号裁决书的内容,奇谐公司与裕诚公司的建设工程分包合同关系形成于2015年5月,工程于2016年3月完工,裕诚公司应自2017年11月6日起支付尚欠工程价款的利息。而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裕诚公司于2014年3月11日成立时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常喜哲,常喜哲于2018年6月25日将其股权转让。因此,在裕诚公司与奇谐公司之间案涉债务形成时,裕诚公司为一人公司。其次,根据[2018]榕仲裁字第280号裁决书记载,该案于2018年3月27日、5月17日两次不公开开庭审理,于2018年9月26日作出裁决。常喜哲于2018年6月25日将其持有的裕诚公司全部股权无偿转让给公司员工刘军英和夏小飞时,裕诚公司与奇谐公司之间的仲裁案件已经两次开庭完毕,正待裁决,此时常喜哲无偿转让裕诚公司股权有规避债务之嫌。再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在每一会计年度终了时编制财务会计报告,并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第六十三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及其相关规定,财务会计报告由会计报表、会计报表附注和财务情况说明书组成,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会计报表、会计报表附注和财务情况说明书须经注册会计师审计的,注册会计师及其所在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应当随同财务会计报告一并提供;会计报表应当包括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及相关附表等。而本案中,裕诚公司提交的资产负债表、利润表,不足以证明裕诚公司的财产独立于常喜哲的财产,常喜哲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综上,案涉债务形成时裕诚公司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常喜哲系该公司股东,且常喜哲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自己的财产。另根据本院作出的(2018)京03执935号之一执行裁定书,裕诚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2018]榕仲裁字第280号裁决书所确定的债务,故奇谐公司申请追加常喜哲为本案被执行人的诉讼请求,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常喜哲通过股权转让的形式将公司类型变更为非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并不能免除其担任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期间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故裕诚公司、常喜哲关于因裕诚公司在执行阶段已非一人公司故无需承担其他举证责任以及奇谐公司适用法律错误的抗辩意见,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信。另,奇谐公司在本案中主张追加常喜哲为被执行人的法律依据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条之规定,而常喜哲是否存在抽逃出资的行为与该规定无关,故奇谐公司关于常喜哲抽逃实缴资本的起诉理由,本院不予认定。

七、检索分析
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是指只有一个自然人股东或者一个法人股东的有限责任公司,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在每一会计年度终了时编制财务会计报告,并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
《公司法》要求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将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严格分离,且股东应就其财产是否与公司财产相分离负举证责任。实践中,债权人诉请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承担债务,其股东承担连带责任,股东一般可以提交营业执照、开户许可证、工商电子档案信息、基本存款账户、年度报告、年度审计报告、账目资料等,用于证明子公司具备独立的经营场所、独立的银行账户、独立的财务制度、独立的财务支付行为,以期达到证明一人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财产的目的。
常见的较有证明能力的证据即是一人公司的年度审计报告,但是不同情况下,股东公司提交的不同类型的审计报告所能够达到的证明效果不同,法院的采信程度也不同。有观点认为,提供覆盖债务存续期间的年度审计报告的,可视为股东公司已完成财产分离的举证责任,比如(2021)鲁03民终2588号案件就认为:“被告鹏博士公司在合同期间系被告长城宽带公司的唯一股东,其仅提交了被告长城宽带公司部分年度的审计报告,未涵盖案涉债务的整个发生期间,其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财产独立于长城宽带公司财产,其应对被告长城宽带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一人公司控股股东前后变化的情况,实践中亦存在不同看法。有观点认为,在公司债务形成、存续期间担任过一人公司股东的人员,均应对该债务承担举证不能的连带责任;相反观点认为,没有现行法规定原一人公司股东需要对转让股权后公司债务承担责任,从严格的条文解释出发,只有一人公司的现任股东才需要对公司债务承担举证不能的连带责任。
实践中基于维护正常交易秩序、防止以转让股权来逃避债务等因素考虑,一般认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变更,变更后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无法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自己财产的,对于股东变更前发生的债务,受让股东应当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出让股东无法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自己财产的,对于股东变更前发生的债务,也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八、检索结论
公司人格否认是指在法定条件下否认公司的独立人格,而直接追索公司背后股东的责任。因此,公司人格否定后,公司股东所承担的连带责任是其自身所应承担的债务清偿责任,而非基于公司股东身份代替公司清偿,所以此种连带责任并不因为股权的转让而消灭。基于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更容易出现滥用公司独立人格的情形,故法律对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规定了举证责任倒置,由股东自证清白,即由股东举证证明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否则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即使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将股权全部转让,也不能免除其作为股东期间应对公司债务承担的连带责任。
因此,为避免一人有限公司股东出现与公司财产混同的情形,《公司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在每一会计年度终了时编制财务会计报告,并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也《公司法》即对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规定了严格的财务规范。所以,对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而言,其可通过举证公司每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用于证明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
值得注意的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提供纠纷发生时由审计机构对公司作出的审计报告作为证据,证明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的,由于该审计报告并非年度财务报告,不能客观反映公司财务状况,故法院一般认定该证据不能证明股东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
律师建议,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应确保公司建立独立完整的财务制度,保留完整的年度财务会计报告,作为自证清白的证据,避免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具体证明资料如下:
1)可证明一人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财产的常见情形
1、提供出资情况、财务制度、年度财务审计报告
参见上诉人弈成新材料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弈成科技公司)、湘电风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电风能公司)、南通东泰新能源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东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湘潭电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潭电机公司)债权人代位权纠纷一案,案号:(2020)最高法民终479号
2、提供经审计的财务报表;不存在“九民纪要”认定人格混同情形
(1)参见上诉人和昌(十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昌房地产公司)、上诉人和昌(湖北)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昌置业公司)因与上诉人中国葛洲坝集团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葛洲坝建设公司)、上诉人中国葛洲坝集团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葛洲坝建筑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案号:(2019)最高法民终1668号。(2)上诉人南京圣火环境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火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贵州鑫晟煤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晟公司)、贵州水城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矿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案号:(2018)最高法民终239号。
3、提供专项审计报告及年度审计报告
参见上诉人瓮福国际贸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瓮福国际)、北海新力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力公司)、北海泛北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泛北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北部湾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部湾港股份公司)委托合同及股东损害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一案,案号:(2017)最高法民终569号。
4、提供资产独立性鉴证报告
参见上诉人富越汇通金融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越汇通公司)与被上诉人上海茂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茂能公司)、王韬、朱家儒企业借贷纠纷一案,案号:(2020)沪民终348号。
5、提供关于会计账册的司法审计报告
参见上诉人鹰潭点石金良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点石金良企业)因与被上诉人北京骐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骐通公司)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一案,案号:(2020)京03民终3110号。
2)如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转让股权后,也需要提供证据证明其作为股东期间,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的。
参见张英正、原春华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申3767号】、赵某某与上海盛禾印务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1)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54号】、金甲与金乙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3)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S630号】、广州市欣驰皮革有限公司、广州市洺扬贸易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1民终16310号】

九、结语
鉴于公司法规定一人公司股东如不能举证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财产,需要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一人公司在日常经营中应当做好以下工作:
1、每一会计年度终了聘请会计事务所对财务会计报表审计,并确保出具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2、一人公司与股东之间尽可能少发生资金往来,如确需发生,应当签好借款协议,作好财务记载,并及时归还。
3、避免代付费用,尽量做到合同流、发票流、业务流、资金流一致。
4、如一人公司股东系法人的,设置一人公司和股东设置独立的财务部门,人员不混同,账册分别记录收入、费用。

***本案例检索报告来自兴蓉律师陈利高、陈宏星  ,转载需标明出处。


推荐内容

律师咨询热线

4000807020
    推荐案例解析
  • 咨询热线028-62563009
  • 四川兴蓉律师事务所                 
    法律咨询热线:4000807020   蜀ICP备13013206号-1
    邮箱:scxrlawyer@foxmail.com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一品天下大街999号金牛市民中心B座701。                      
    乘车路线:
    3路、101路、93路在交大路西站下车;25路、147路在一品天下大街口站下车。